在下眉头一皱发现事情不好搞

死肥宅

【轰出】红白玫瑰

·表面意思的红白色玫瑰
·慎入
  【小天使花店店长,轰警察】

  轰焦冻又一次进入了这家开在繁华街市的花店。绿谷出久依然像往常那样坐在木质摇椅上晒着太阳。听见轰进门时的脚步声,他睁开眼睛,阳光很刺眼,但绿谷并不在意,他已经很久没有看见过自己的爱人了,一定要好好珍惜轰的这次归来才行呢。
  绿谷出久冲轰焦冻开心的笑了笑,随后起身为轰从里门捧出一盆只栽种了两朵玫瑰的白色花盆。然而刚想递给轰时,手抖了一下,花盆摔在了地毯上,发出一声闷响,然后碎裂。绿谷出久被吓了一跳,但还是小心翼翼地从地上捡起两朵玫瑰花的残骸,可怜巴巴地看着轰焦冻。轰焦冻叹了一口气,伸手揉了揉绿谷出久柔软的头发,手指插进绿发中,弯腰给了绿谷一个蜻蜓点水般的吻。
  绿谷出久的眼眶瞬间就红了起来,也顾不得手中的玫瑰残躯了。把手上的玫瑰随便往木桌上一扔后,转身抱住了轰焦冻。拉住轰焦冻的领带,逼得他弯腰。然后狠狠地吻了上去。
“叮铃”“叮铃”
  木门上挂着的风铃响了起来。
  饭田推开门。
  脱下鞋,饭田一如既往地拿着一盒荞麦面走了进来。
  绿谷羞涩的放开了轰焦冻,面色如常的接过饭田手中的饭盒,放在桌上。
  饭田眼神飘向了轰焦冻。
  绿谷这才反应过来,急忙拉过轰的手,对饭田道:“饭田君,这是轰君。”饭田僵硬的对轰焦冻笑了笑,轰焦冻也不在意,回了饭田一个礼貌的笑容。
  饭田踌躇了一会儿,坐在地毯上看着绿谷津津有味的吃着荞麦面,还是决定说出口。
“绿谷,欧尔麦特在外面等你。”
   绿谷出久僵了一下,缓缓抬起头,一脸兴奋的看着轰,在轰点头后,立刻从地上爬起来,奔向花店外。
  饭田再次叹了口气,认命的收拾起地上的花盆碎片,又打扫了地上的泥土和桌上的残花。把残花小心的放在了一个摆在门后的黑色盒子里后,把一张轰的照片放入其中。那个黑色盒子里,显然有许多红白交错的花瓣,有些已经烂掉了,黏答答的粘在盒子里另一些轰的照片上。
  轰站在被饭田收好的盒子旁,抱住盒子后,把脸紧紧的贴在了上面。
  绿谷回来了,环顾四周,发现并没有轰的影子,便回到了摇椅上。闭上眼睛,让自己回到一片黑暗中,等待着下一次轰的到来。








【轰已经死了】



  【所以绿谷听到的是轰的脚步声而不是门上的风铃发出的声音】


  【轰生前最爱的就是绿谷给他载种的红白色玫瑰】




  【绿谷不知道他看见的轰是轰因执念不愿轮回的魂魄】




  【所有人都认为绿谷因轰的死刺激出了妄想症,绿谷本身也这么认为】



  【欧尔麦特是绿谷的主治医生】